国民饮料走下神坛汇源果汁年报再次难产更有数十亿债务缠身

被老百姓公认的“国民果汁”——“汇源果汁”正在经历最艰难时刻,自2018年4月3日暂停交易开始,距离停牌时间已超1年,仍未复牌的汇源果汁2018年年报也难产了,迟迟未发 ,这是汇源果汁第二份年报难产,2017年年报因为关联交易违规贷款未披露至今未发。

股票停牌,业绩低迷,债台高筑,曾经的“果汁一哥”正在走下神坛,Wind数据显示,2019年年内,汇源果汁还有将近人民币40亿元的债务到期。

自2018年4月3日暂停交易开始,汇源果汁停牌已有1年,根据港交所规定,若股份自生效日期起继续连续停牌18个月,则根据相关上市规则取消公司上市地位。也即是说,若汇源果汁没有满足复牌条件,则很有可能被强制退市。

汇源果汁年报再难产 ▲▲▲

跟放眼望去和“卷钱跑路”“欠薪关门”的同行相比,可以称得上难得的“体面离开”了。

成立后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开始,乘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教育O2O领域的创业热潮和资本热度突然爆发,据不完全统计,曾经昙花一现的各类教育O2O平台有数百家。站在风口上的疯狂老师,也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关于辞任理由,阎炎在公告中表示,因向公司提出有关贷款问题近一年后,有关问题仍然不明确且尚未解决,作为非执行董事能力有限,因此辞任。

仅仅用了半年,我带领疯狂老师演绎了一场疯狂的融资。短短两个月,疯狂老师有2亿美金的估值。而且,我可以非常自信地和大家打一个赌,从今天到未来的60天内,疯狂老师的估值会超过5亿美金。

其次,获客能力有限和老师靠补贴也是O2O平台很大的问题。平台本身没有盈利点,给平台老师补贴的模式又不可持续,故事很快就讲到尽头。

内忧:董事高管频频离职 ▲▲▲

这是科技新动能推动经济行稳致远的一个缩影。来自科技部火炬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我国168家国家高新区企业实现营业收入4.9万亿元,同比增长9.3%;实际上缴税费2909.6亿元,同比增长12.4%;营业收入利润率6.1%;园区新注册企业数4.6万家,同比增长11.6%,创新创业持续活跃。截至2月末,国家高新区固定资产投资4419.6亿元,同比增长7.4%,增速高出全国增速1.3个百分点。

2016年6月,“疯狂老师”在融资寒冬仍斩获景林资本领投、腾讯战略投资——1.2亿元C轮融资,宣布转型K12直播,而这也是它的最后一次融资。

由于利益诱惑较大,吸引了很多薅羊毛的老师入驻,虽然疯狂老师对老师的知识功底、教学技能以及精神面貌、价值观等进行考察,审核通过后,方能成为正式入驻老师。尽管如此,依然有大量老师入驻,质量参差不齐。

汇源果汁的危机导火索源于一场关联交易违规借贷。

——体制机制改革日益深化。

“疯狂”老师:高光时刻曾一年融五轮

如果说创新是中国发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必不可少的点火器。国家大力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除阻碍创新的制度藩篱。在项目管理、经费使用等方面大胆创新,为科研人员松绑减负,进一步激发创新活力;积极推进技术成果转化,下放成果处置权、简化审批流程,大幅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极大调动了高校院所转化技术成果和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积极性。

“没有哪个行业像O2O一样经历过炫目的追捧与棒杀。”经纬中国曾这样总结2015年O2O项目的投资心得。那些曾经倍受资本追捧的O2O项目,如今却落入了人人谈之色变的境地。

2014年,疯狂老师成立,从名字可以看出,张浩是想折腾出一番更大的事业。

没想到,在2年多的挣扎之后,疯狂老师终于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从疯狂融资、疯狂补贴,到商业模式被质疑,再到一系列的转型……它的落幕,也让不少人回到对O2O教育模式的质疑。

对于这笔巨额关联交易,公司方称,主要在于2017年6月以来,集团在国内的人民币银行存有大量现金存款,但由于国内投资机会有限,并没能很好利用这笔资金,加上继续向银行放款人及债券持有人支付利息,公司营运资金成本较高,因此这笔贷款可以让公司更有效运营额外资金,此外还能收取不少利息收入,抵销集团的运营资金成本。

朱新礼信奉“企业要当儿子养,但要当猪一样卖掉。”2008年8月,他决定将亲手养了16年的“儿子”——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当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179.2亿港元对汇源果汁发起收购,因未通过反垄断调查最终收购失败。

疯狂老师的大起大落,归结为一点无非与赛道有关。从巅峰到低谷,教育O2O也经历着过山车般的急转直下。

今年正式启动的科创板,为那些掌握核心技术、潜力巨大的科技创新型企业打开了新的融资大门。截至5月8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到103家,总拟募资金额突破1000亿元。这将更好发挥资本市场对创新型经济的支持作用,为企业创新提供动力。

但“疯狂老师”跟其他不幸殉难的同行一样,给了整个行业试错的机会,带来的是更成熟模式的开启。

如今疯狂老师的关闭,也算是给教育O2O正式谢幕,只是回忆往昔融资盛况,留下无数唏嘘。

时报君查阅汇源果汁2017年中报显示,公司账面资金为41.78亿元,公司借款主要包括银行借款、公司债券、融资租赁负债及其他借款,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主要拥有以下债项,合计债务有85.78亿元:

不仅如此,wind数据显示,2019年年内,汇源果汁还将面临约40亿元的到期债务。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

此外,汇源果汁在业务布局上相对单一,根据2017年中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三大类产品:即百分百果汁,中浓度果蔬汁及果汁饮料。其中,百分百果汁的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37%,为 10.36亿元,同比增长2.9%,中浓度果蔬汁的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27.5%,为7.7亿元,同比增长6.1%,果汁饮料的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14.1%,为3.94亿元,同比下降9.1%,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收购失败对汇源果汁的影响是长期的,公司股价开始一路下跌。根据汇源果汁2016年报显示,公司销售体系涵盖经销商、营业所、直营公司,另外还设立有电商、航空、果业、大客户直营等特殊渠道,以经销商为主的线下渠道覆盖全国90%以上地级市以及50%以上县级市,拥有约300万个售点。重资产的布局,虽然公司营业收入有所增加,但是利润上不去,且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处于亏损状态,分别亏损1.26亿元和2.28亿元。

本报记者 赵永新 余建斌

42亿违规贷款,引发退市危机 ▲▲▲

在8月份混沌研习社的一场演讲上,张浩获得了76万元的听众打赏。开场部分就让人热血沸腾:

疯狂老师是教育O2O领域,一家名符其实的明星创业公司。创始人张浩,曾创办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是有着10多年经验的教育领域创业老兵。带着“成功创业者”的光环,张浩和他的“疯狂老师”颇受资本看好,仅用了半年时间从Pre-A轮跑到B+轮,成为融资最快的教育O2O公司之一。

知识产权保护全面加强。前不久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商标法修改决定,明确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由修改前的三倍以下,提高到五倍以下,并将法定赔偿额上限从三百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修改条款自今年11月1日起施行。这样的惩罚性赔偿额度在国际上都是比较高的,充分彰显了我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坚定决心。

三年时间里,教育O2O行业经历了一番生死狙击,最终留在擂台上的选手已寥寥无几,几乎全部做了转型。

“为什么我可以这么确认呢?因为生在这个时代,如果你站在正确的赛道上,成功是可以被精准的设计的。”张浩说。

跟谁学转型为综合性平台;轻轻家教推出上门/在线复合式到家教育服务;老师好则升级为“名师+直播”的教育知识交易平台;选师无忧探索OMO模式;神州佳教培养社区教育圈等等。

2016年,疯狂老师的战略重点从连接老师和学生,转移到了离钱最近的直播。然而,挣扎转型并未给疯狂老师带来一线生机,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故事的终局。

不仅如此,其信用评级也被穆迪下调至Caa1,因其担心港交所提出的复牌将延长汇源果汁股票停牌时间并导致公司资金链吃紧。紧随其后,惠誉评级也将汇源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

有雪球网友提出,既然账上资金太多没去处,为何不直接还债或回购债券?

业务单一,后续增长乏力 ▲▲▲

——知识产权制度加油护航。

疯狂老师的初心是改变老师和机构的关系,以“好老师”为主要出发点,以此吸引更多学生,借力打力,再由学生吸引更多的老师。

为节省开支,汇源果汁在人员上做了较大调整,截至2017年6月底,汇源果汁员工总数为3965人,较巅峰时期下降77.6%。

结束补贴之后,疯狂老师GMV一路向下,自身的变现也遇到了问题。

根据2008年中银国际研报显示,可口可乐宣布拟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权,收购价为每股12.2港元,相当于41倍的2008年预期市盈率,加上汇源果汁尚未转股的可转债及尚未行使的期权,可口可乐支付的总价为197亿港元。

根据汇源果汁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将延后发布2018财政年度的年报,并表示将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尽快发出2017年年报、2018年中报以及2018年全年业绩报。

于是,教育O2O的风口仅仅持续了一年多就被在线教育压下去了。

曾经辉煌的汇源果汁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于教学环节的品控不到位,并没有起到好老师吸引好学生的效果,最终导致平台上老师比学生多。而模式本身并没有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和效果,故事讲的再好,家长也不会买单,平台也越跑越偏。

潮水退去后,一片狼藉。

——研发投入持续增长。

因违规借贷造成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则是,汇源果汁被调出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等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名单,同时被调出港股通标的名单。

作为果汁业龙头,汇源果汁2007年港交所上市,一时间风光无两,其实际控制人朱新礼还被当选为“CCTV2008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今年一季度,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迎来开门红: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企业实现总收入1.3万亿元,同比增长14.9%。技术收入增长较快,实现技术收入2171.6亿元,同比增长23.7%;电子与信息、先进制造领域、新材料及应用技术等重点高新技术领域增势较好,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7.4%、11.4%、11.3%;企业科技投入活跃,企业研究开发费用合计508.4亿元,同比增长20.9%。

知识产权创造量质齐升。今年1—3月,我国发明专利申请34.1万件,发明专利授权11.6万件;实用新型专利申请50.3万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37.5万件;外观设计专利申请15.7万件,外观设计专利授权11.9万件。其中,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的授权量和拥有量均比去年同期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表明创新主体的创新意愿持续高涨,创新能力不断提高。

北京汇源饮料是汇源果汁执行董事兼实控人朱新礼旗下公司,二者存在关联关系,因此上述交易属于关联交易。然而这笔巨额贷款并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也没有履行相关披露义务,已违反联交所相关上市规则。

上述业务还要面临饮料生产商康师傅、统一、娃哈哈等多个品牌商家的激烈竞争,随着乳制品、功能性饮料强势争夺饮料市场,汇源果汁所在的果汁品类的市场份额开始被蚕食。

继年报迟迟未发,复牌未果后,汇源果汁近期高管离职再度引发业界关注。据悉,汇源果汁今年已有6位董事高管先后离职。

在疯狂老师之前,张浩成功创办了一家传统的线下辅导机构快乐学习,并实现年净利润4000万元,但当在线教育的风口来临时,他看到了更大的机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技是国之利器,国家赖之以强,企业赖之以赢,人民生活赖之以好。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更加注重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科技新动能不断增强。

科技创新正在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新的动能和优势。

直到2017年,被媒体曝出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张浩还站出来澄清:“公司现在账上有1亿现金,即便2年没任何收入,都没倒闭的风险。”算是给投资人、用户打了一针强心剂。

如今看来,彼时就对“成功”高谈阔论的张浩太过自信,而“正确的赛道”不过是被资本的拥挤蒙蔽了双眼。

研发投入增速的提升预示着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提升。2013—2016年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年均增长11.1%,增速世界领先。2017年我国R&D经费投入总量超1.76万亿元,同比增长12.3%,增速较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R&D经费投入强度(R&D经费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值)达到2.13%。2018年,我国R&D支出达到19657亿元,投入强度为2.18%。与此同时,研发投入结构持续向好,资源配置进一步优化。

2015年上半年,是教育O2O最疯狂的时候,但下半年教育O2O领域补贴、刷单等传闻迭起,质疑、争议接踵不断。

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安排,汇源果汁合计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约人民币42.82亿元的短期贷款,年化利率10%。

但是张浩忘了,O2O也好,线下教育也罢,本质还是教育,不能提供良好的教育体验、教育效果,注定无法长久。

不断孕育积蓄的科技新动能必将持续发力,推动我国经济行得更稳、走得更远、质量更高、效益更好。

2019年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非执行董事阎炎、行政总裁吴晓鹏已辞任。公告还称,由于并不符合公司提名与薪酬委员会职权范围所规定之提名与薪酬委员会最低人数规定,公司正在物色合适人选,已尽快填补提名与薪酬委员会之成员空缺及行政总裁一职。研究员注意到,自今年1月13日起,汇源果汁执行董事崔现国、非执行董事许清流、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等6名董事高管已相继离任。

为了吸引好老师入驻,疯狂老师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补贴大战,最多时每月给平台老师补贴20%的课时费,从2015年5月到8月,公司GMV(总交易额)从500万元飙升至1.07亿元。

汇源果汁目前市值仅为53.97亿港元,较历史高峰期市值的175亿港元已跌去121亿港元,跌掉近7成市值。在消费升级及国内饮品市场被逐步开发的趋势下,作为“国民级饮品”、主打健康概念的汇源果汁为何会迅速跌落神坛?

更为可喜的是,作为技术创新的主体,企业不仅持续加大研发投入,还主动从技术开发向基础研究延伸。去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企业先后成立研究院,纷纷在基础研究领域布局。根深才能叶茂,深耕基础研究无疑将为企业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增强核心竞争力奠定坚实的基础。

教育O2O的初衷是去中介化,但如果只是利用互联网工具将传统线下教育信息搬到线上,停留在“连接人和信息”的层面上,教学质量没有提升,用户体验并不会因用了O2O平台而较从前提高,用户也就不会买账,商业模式不通,也没有产生新的教育价值。